张仪山水画印象
2012-09-17 07:43:40   作者:陈平   来源:华艺网   评论:0

历代有山林之画,也有市井之作,当今之下,市井泛滥,而清雅之气难觅。就像世传倪云林之画,江东之家以有无论清俗,而盛子昭之求画者车马骈阗。大千居士虚掷千斤,甚在商人面前指鹿为马,而宾虹先生曰:“数十年后视我为璧玉”,恩怨毁誉随之者,断不以时代论。

张仪是我们同时代同龄人中不多的修养较为全面的中年画家。既为同龄中的友人,我也不以张仪讳,第一次见他的画印象了了。或许张仪的才华远出乎我所料,一年后他既出示了一批新作让我等瞠目,那种感时兴怀的寥落苍莽还荡漾着古气,尽管未能完全从他人脱胎出来,但预示将来一路走好。这批作品时至今日依稀还在眼前:犹如入山者,信足而行,如见所梦,山中泉石草木,不问而知其名,遇山中或渔樵隐逸,或园林修竹,无不令人心旌荡然。我忍不住在想,这张仪隐逸市井却逍遥于世,是否也闲居理气,拂觞鸣琴,偶尔吹股清气让大家知道“琵琶春风面,何关苎萝颦”是何等惬意?

但他身上敏于事的睿智我是早有所闻:他有较扎实的古文字底子,能写酸不溜湫的律诗,所谓阅古今之气,可以任意辉煌;从小练过书法童子功,与书画名家还时有交往,所到之处绝不冷场;涉书法且极简淡之趣,这些与山水画之开阔心胸有直接的关系。

从这些也不难看出张仪身上与当下画家不同之处:他有一股很难与世俗妥协的倔强,从当下来说,这也是一种极可贵的品质。

张仪身上还有一个优点是他的勤奋,他涉足较广,从诗书画印创作到艺术教育都留有屐痕,尤其对绘画的执著,是从离开美院后的广泛涉猎奠定了日后的长期目标。

从他出版的两本作品集来看,面貌很多,多视角、多求证的分期也很明显:在美院受当代画家影响的时期;“摹古时期”有米家痕迹和董玄宰影子,这些作品并非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成熟时期,相对成熟的是一些画面比较萧散也自由的作品,如《秋山红树》《十年归梦寄西风》《寒泉图》《故园依旧》,这批作品也将是他转型时期的关键作品。

从张仪近作来看,以写生取景为主要画面构成方式,打破以近重远淡来统筹画面的机械图式,或辅以金碧楼台,或淡淡绽青峦头,或轻波微漾、吴波不动,或空山无人、水流花放者,各自烂漫,这些不乐仕进、岩栖谷隐的造境是他自我的方式。

山水造境不易,历代画家尤其是文人画家以造境为终极:一任重山万里千壑百川,总在峰峦环抱处,或岩穴洞开,树木交错,得蓊郁之气。而路径迂回、溪桥映带却暗藏欢愉惨戚。从张仪山水笔墨来看,他的山水又得益于他的书法,他的书法相对绘画界“不能书”的整体水平来看,有值得他骄傲的地方。此外,他的文人心气有时体现在他的诗文里,他的“漫漫一川横渭水”、“落花随水空恋石”等大则须弥小则芥子的句子都有不错的意境。诚然,我对当下艺术保持低调甚或悲瞑的状态从某种意义上说,当下艺术最大的生存威胁,实际上由于匮乏的文化主体与一群“找不到北”的功利主义者无法担负“道统”或精神维护职责的原由,随着传统学诸多精粹文化的逐渐丧失,中国艺术的前景变得不容乐观。

但是,我也看到一大批规避社会烦嚣、远离江湖游戏的朋友为了人格的独立和性灵的自由、开放而努力,这也是一种期望。以张仪的才情、感性、勤奋走到现在,应该有好的势头,但如何走好,毕竟还是一位个体。古语“思无越畔”虽一偏之理,未必能左右将来,左左右右,也可左右逢源,作为好友,希望他走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零一二年元宵节

责任编辑:一尘

相关热词搜索:张仪 南京

上一篇:姚三石:雨过琴书润 风来翰墨香
下一篇:明代画家陈洪绶生命不死的艺术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