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华荣
2013-07-13 13:55:25   作者:福客   来源:华艺网   评论:0

  为了兑现那个神圣的承诺,王如海拼命的工作着。她把自己每月挣下的血汗钱都交给了妻子保管支配。从此后,他很少抽烟喝酒。
  
  看着自己的丈夫终日辛劳的样子,冯华荣心酸了。她想,自己不能只在家里洗衣做饭哄孩子,要工作,要凭借自己的双手挣钱以减轻丈夫的压力。然而,对于这个仅在开封艺术学校上了两年学的她来说,这里哪有她用武之地?在苦苦寻觅中,她那犀利的目光盯住了工会主席夫人手里的见到。对!城里人穿衣服讲究,我何不跟她学裁剪呢?从此,她利用串门机会,默默地看着工会主席夫人做活,不时给她做做帮手。
  
  筑路工是流动的“大帐篷”。几年后,冯华荣跟随丈夫来到了陕西西乡。这时,他们的大女儿和小女儿相继诞生了,人丁兴旺了,可家庭生活的压力却随之越来越大。
  
  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在困苦中挣扎的冯华荣惊喜地发现陕南人喜欢绣枕头和门帘。“没想到自己做姑娘时的拿手活儿今个终于排上用场了。”她兴奋极了,除了料理家务外,她那双灵巧的手又拿起了针线。她嘴里哼着《朝阳沟》的优美唱腔,手下绣成了一件件精美的绣品。这些绣品每每还没等拿到集市,便被当地群众抢购一空。家里由此多了收入,多了大米、鸡蛋和蔬菜,她也因此不再为生活犯愁了。
  
  1978年,他们又一次举家搬迁,落户陕西耀县。这一年,在外漂泊了十三年的冯华荣终于拿到了进城的户口,她和女儿们与丈夫一样成立名副其实的城里人。

  一把剪刀与一根尺子
  
  在拿到城市户口的那天晚上,冯华荣做了几个像样的菜,与前来道喜的朋友们欢聚一堂,庆贺这来之不易的胜利。
  
  不容易呀,人生有几个十三年?这十三年,时光使她由一个妙龄青年沦为一个中年妇女。这十三年,岁月吹去了她脸上青春的浪漫,却赐予她稳健、刚毅和成熟。
  
  拿到户口的喜悦并不能替代待业的尴尬。此时已经三十六岁的她与其他刚从学校毕业的城市待业青年一样,要通过招工这个关口。为了能进到每月能挣到几十元钱的集体企业,多少人削尖了脑袋,提着礼品寻情钻眼、打通关节。
  
  “老王,我看咱就不凑这个热闹了,干脆自己干点别的吧。”一天,冯华荣突然想打退堂鼓。
  
  “怎么了?咱都等了这么久了,为什么要放弃呢?”王如海不解的问。
  
  “你想,现在招工是要花钱走后门的。那么多小年轻人都待业,咱没有必要去跟他们争指标。再说,即使招上了,还不是个大集体工,一月就争那么几十元钱。咱干点别的事,或许每月的收入不会比这几十元少“冯华荣说。
  
  王如海问:“你准备做什么?”
  
  冯华荣回答:“眼下耀县城里还没有还一点的裁缝铺,我想在县城搞个门面搞裁剪。”
  
  看来这个想法是经妻子深思熟虑过的。王如海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。凭着他对妻子的理解,他相信自己的妻子一定能够成功。
  
  他点头同意了。
  
  1978年11月15日,耀县城里响起了阵阵鞭炮声。在纸屑如花的飘舞中,一个裁缝部诞生了,这家铺子的主人就是留着满头黄发,被人称作“黄毛”的冯华荣。
  
  世界上有两种人是极易获得成功的,一种是聪明过人的人,一种是勤奋认真的人。冯华荣心灵手巧,模仿力极强,对于任何新奇的东西,只要一留神,就会画出大样和分解图来。她以当年在开封工艺美术学校所学的知识为基础,凭着在嘉峪关从工会主席夫人那“偷”来的技艺做资本,边学边干,学以致用,边干边学,学用结合,终于大剪出手,在耀县站稳了脚跟。
  
责任编辑:一尘

相关热词搜索:冯华荣 宣纸烙画 耀州 陕西

上一篇:温春祥 墩绣艺术家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