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继民 北京中视频道书画院副院长
2016-10-23 09:01:35   作者:王继民   来源:华艺网   评论:0

王继民先生近照

王继民先生近照
 

        当记忆与画笔相遇,就是一番王继民的油画北京意象了,这是重拾记忆中的言说。

  老北京是迷人的追怀,油画家王继民的记忆打开,毅然希望像鸽哨吹响春风一样,让她带来爱恋和欢愉,我们可以藉此吟诵“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”(《诗经》)我这样开始对王继民油画的品评,是因为在他的画面中发现了在当下美术圈久违的清新和自然,因为越发不舒服的现实,越需要画家以内心的担当来对抗纯净被污染的不良势力。

老家和声

《老家和声》

鸣春 73x91cm

鸣春 73x91cm

《雪原的最后一抹阳光》 尺寸:51x65

《雪原的最后一抹阳光》 尺寸:51x65

  再次读王继民的油画,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:沉浸于冷暖记忆与色彩体温之中。他的画就给我这种期待。

  对于匆匆游客来说,北京是黄尘昏霾的灰色景象,而对于画家王继民来说,北京是可以抒情的可以放飞童谣的故乡。

  审视作品,我感到王继民是一个用心作画的画家,隐藏自心情的内景,被他用或冷或暖的色调给予貌似写实,可又多有自我理解的画意彰显。一个画家,努力完成自我的语像,就不是一日之功可以抵达的了。

 奥运中华魂130x158cm

奥运中华魂 130x158cm

古城朝晖160cmx80cm

古城朝晖160cmx80cm

故城年轮100X120cm

故城年轮 100X120cm


  也有人认为,艺术是很主观的。在大多数时候,这样看艺术颇有气魄。但是,在画家王继民的油画前,又显得游移,他的画往往是眼前的景致,需要加上一个限制级的定语——“老北京”,的确,他画的是地道的老北京,因此,一位专写京味儿的作家刘一达对他曾有散文化的评述:相信这些吸引您眼球的艺术作品,会让您找到吃炸酱面,喝二锅头,哼两句“二黄”,喝一碗豆汁的那种挥之不去的味道。”

  北京乃至全国文化遗产的保护已经失守很多,大规模的拆和建会导致北京的文化价值彻底被抹去,所以他用画笔记录下老北京的风貌与民俗风情。他的油画有着认真的凡人味儿,而不是故作国际范的形式夸饰,更不是对皇城气象的肤浅膜拜,他试图捕捉古城的遗韵,他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视角,隐约揭示漫漫远去的北京意象中的时间和空间的内涵,勾起诸般凡人的老故事联想,所以他的油画最鲜明的特色,是凡人的旧时北京味儿,给人们留下一幕幕美好的回味故事。

过街楼的回忆

过街楼的回忆

过节了 80cmX65cm

过节了 80cmX65cm

古风80cmX100cm

古风 80cmX100cm


  这个时代的北京,会考验画家的感受力。没有了皇城宫苑上空的诡谲神秘,就像幽深的黎明来临的前夜,不用笔触对着那夜幕般的画布,也许你永远无法体认北京的色彩有多么迷人。王继民坚持追寻他的北京记忆,并且固执地描述了这样的北京:鸽群呈祥、飞雪伴舞、绿荫湿翠……然而,我必须提前提到一件作品,他画的《红云依旧》,老红墙上的“拆”字,太刺激我了,产生了这样的忧患感:岁月在流逝,消失从未停止,甚至消失就在眼前……北京和皇家辉煌的红墙及老牌楼毁了,文化遗产的保护彻底失手了。我们担心大规模的拆和建,会导致北京的文化价值也从人们的视线中被抹去。



荷塘月色91.5x73cm

红云依旧80cmx130cm

红云依旧 80cmx130cm

盼100x80cm

盼 100x80cm

青青夏日80x90cm

青青夏日   80x90cm

山庄夕照100cmx120cm

山庄夕照  100cmx120cm


  背着画箱徜徉于北京的老胡同,王继民在《学艺之乐》中有这样的表达:“手执画笔抹丹青,行乐山水纵情怀。”乐,是他动笔的本然,而“闲看红尘纷纷扰扰,且画世间真善美好。”这个,就可以帮助我们解读他的精神担当和艺术立场了。

        北京市文联的前领导吕浩才先生给他题了八个字“风情入画,画表心声”,实际上就体现出了他的心声和他的思想。

岁月悠悠85cmX120cm

岁月悠悠85cmX120cm

庭院青青80cmX66cmjpg

庭院青青80cmX66cm

通向玉渊亭之路60.5x50cm

通向玉渊亭之路 60.5x50cm
 

  以上分析,可以品读出画家的生存阅历,王继民的油画透着六十年代文艺青年的老派诗化情愫,而其构思和审美表现趣味并非沿袭的古典一脉的写实画风,他不仅能玩出中国画似的写意,还有民间年画元素杂糅的少年型的浪漫,加上偶发的批判讽喻意味。

  由此看来,他的所谓生动之美来自对古都风情的爱恋,却给人淡淡不舍的伤怀,诚然,那是行将消失的美丽记忆。




童年故事 100x80cm

月季花 60X50

月季花  60X50

        王继民的油画和他的老北京记忆关系融洽,或许是意领神会的如实转达,而与技法至上者相去甚远。实际上对于艺术高度,撂句狠话,很容易,比如要达到某某国际级艺术家的高度,人家在前方等着他来握手了,结果,仅仅又是,更后来的人继续说要超越之类的话递上来。而王继民淳朴地说,我没有想那么多,要怎么样,就画我想画的北京故事。
 

  老北京的魅力渐失,只好热切地期待王继民多画更精到的作品为记忆留存,以美丽的视觉艺术传人,诸如北京的神韵与味道,莫要成为词与影像记忆的妄想。


  【王继民先生简介】

 王继民先生在野外写生

王继民老师在指导学生写生

王继民老师在指导学生写生


  王继民  男,1960年生于北京,当代著名北京风情油画家,兼长书法、国画与文学写作。先后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中文系和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。现为中国致公党党员、中国油画学会会员、中国书画院油画创作院特聘画家、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北京中视频道书画院副院长、文化部国礼画家、中国美育网艺术顾问、北京涉外经济学院客座教授。油画及文学作品被《美术》、《美术向导》、《艺术收藏》、《人物周刊》、《北京纪事》、《赤子》《北京文学》、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北京日报》、《北京晚报》、《北京青年报》等众多报刊媒体报道;以及北京和中央电视台、广播电台采访播报。多年来还一直参与美术教育和社会公益活动,2008年获得中宣部评选的中国百名创新人物,被中华慈善总会、众多艺术及教育机构授予多种荣誉。从1990年起至今,多次赴中国香港、中国澳门、新加坡、法国、意大利、埃及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、巴西、委内瑞拉、日本等地举办了展览。2007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和“王继民现象研讨会”。作品被众多艺术机构和个人广为收藏。
 

责任编辑:一尘

相关热词搜索:王继民 北京

上一篇:香港油画家黄骏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